黄喻黄、王喻王、小卢中心、策轩。
just 一个刷全职发文用的马甲。请多指教。
关注、回复与看文多使用@Turkish Delight【什么都没有的主号2333

薄荷蜜

又是未来某一日的早晨(卢邱)

§已经想不到题目起什么好了哭晕在浴室§

§邱非某种意味上变得主动一点了,N年后的夏休期(?)§

 

柠檬、香草与佛手柑的味道随着热气氤氲在不大的浴室里,一呼一吸间全是舒缓神经的味道,浸泡在热水中的身子轻飘飘的,闭上眼仿佛就会浮起来,这是一天里最放松的时刻——邱非最近有点迷上卢瀚文家的入浴香氛皂,所以夏休住在对方家就有了早早起床泡浴缸的习惯。对于妈妈强烈推荐的泡泡浴皂,卢瀚文的兴趣一直不大,所以邱非能帮他消耗家里的存货自然是无限欢迎,要不是新嘉世的宿舍没有浴缸,真恨不得多塞几块让他一起带回去呢。 

 

卢瀚文的妈妈是个对生活颇有讲究的小女人,虽然经常跟着卢爸爸到处出差秀恩爱,倒也不忘三五个月来看一次儿子,帮忙添置一下G市卢瀚文专属小窝里的日用品。哦,用她儿子的话来抱怨就是『成日都好似糖黐豆咁,有爹地就冇我个啦。』不过在把邱非追到手之后,卢瀚文也很少这么说了。顺便一提,邱非是最后一个知道卢瀚文把他俩交往的事跟家里坦白的人,在竞技场被战法连虐了二十局的蓝雨新剑圣表示,这种事就别提啦多伤感情呀。  


今天卢瀚文起的有点早,敲门进来浴室的时候邱非泡得正舒服,不过对方这时还没醒透自然不会来闹他,等他刷完牙扒拉好睡翘的头发,就会像黄少天养的那只柯基一样摇着尾巴来找人玩了。第一次在家撞见邱非洗澡时他还会道着歉脸红红地跑掉,再后来几次就开始学小流氓玩起了吹口哨的把戏,现在他只会好整以暇坐到浴缸边,亮晶晶地盯着人瞧,看谁忍不住先给谁一个早安吻。  


「怎么了,想洗澡就自己下来。」看着意图昭然若揭的大男孩,邱非竟也起了玩笑的心思。  


果然对方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一副吃错药的表情,半响才笑着凑过去蹭他鼻尖。「哼哼,小邱学坏了啊……」卢瀚文的头发特别软,贴在脸上痒痒的,邱非忍不住抬起沾着泡沫的手臂勾上去——好吧,今天忍不住的人是他。


  大半个小时后从浴室出来的两个人脚都软了,卢瀚文把脏衣服都丢到洗衣机里,又去阳台摸了摸晾着的衣服,前天才洗完衣服没想到昨天就突然开始下雨,这会儿还没干呢,他把搭在沙发背上的衬衫丢给邱非,又饥肠辘辘地钻回卧室去找裤子。 


 邱非也是饿了,只好将就着穿上对方的衬衫,挽起袖子开始准备早餐。卢瀚文嗅着煎鸡蛋的味道来到厨房,从背后抱住他。「好香啊,闻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又是一番感慨,他闻着邱非的后颈,无意中蹭到了还在滴水的发尾,咂咂嘴说道。 


 「你也是一个味道啊,裤子呢?」邱非转个身,拿起卢瀚文搭在肩膀上的毛巾,狠狠地揉起了他湿着的头发。 


 「哎,这件衬衫的下摆真长啊,我看裤子就不用穿了吧……不过这样下面又好像什么都没穿一样,有点下*流呢。」乖乖低下的脑袋,正认真研究着眼前的景象。 


 「卢瀚文。」 



 「哇,我什么都没说,小邱你听错了! > <」  


被甩了一脸毛巾的卢瀚文看着转过身的邱非又想抱上去,毫不意外地吃了一记手肘。


 唔,早餐,还有没有得吃呢?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FIN——  


*『成日都好似糖黐豆咁,有爹地就冇我个啦。』

翻译:整天都黏在一起,有了老爸就忘了我咯。(请用小卢的语气去理解ww


评论
热度(21)

© 薄荷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