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黄、王喻王、小卢中心、策轩。
just 一个刷全职发文用的马甲。请多指教。
关注、回复与看文多使用@Turkish Delight【什么都没有的主号2333

薄荷蜜

Stay in Love(王喻)

Stay in Love(王喻)


§看不出是机师×空少paro,小标题不同的段子系列§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还没写完的你们会揍我吗(揍§ 

§闻到了肉味,但其实闯进厨房才发现没有肉§

§好多魔性的喻总,赶快撤退还来得及!!!§


 

能够一次就完成的事,王杰希从来不做第二遍,拖得时间长了对彼此都没有好处,他可是想着能在30岁之前结婚呢,虽然喻文州看起来不怎么着急,但王副机师仍然觉得,订了婚不娶回家那就是耍流氓,更何况黄爷爷那都点了头的。

 

通过了一检和二检之后,他就只剩下机长论文答辩了,前途一片光明,从总部出来脚下的步子都变得轻快起来,不过王杰希那是怎样低调的一个人,也只有喻文州能瞧得出他那副嘚瑟劲儿了,于是他按下车窗,对着来人抛了手势。

 

「嗨,那边那个帅哥,要载你一程么?」

 

王杰希觉得,全世界会对他吹口哨的也只有喻文州一个了,可是他今天心情实在太好,只是一味地笑,直到他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座,喻文州摘掉架在鼻梁上的墨镜,装腔作势地捏着他的下巴说,「笑得这么甜,亲一个?」

 

被调戏的准机长拨开他的手,本想让他别闹,但看到佯装无趣,耸耸肩就准备收手的喻少爷,倒是一个念头涌上来,凑过去在他的侧脸印了记香吻。「如何,满意了?」

 

「唔,还不错,接下来去哪儿?」

 

「我以为你都安排好了呢。」

 

「这不是怕你累么?要是有精力,现在立即打电话给山顶餐厅留座也行啊。」喻文州摸出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哪儿都行?」

 

「当然,为了庆祝我的小男朋友通过二检。」

 

「你又知道我通过了?」王杰希挑挑眉,腹诽着明明小一岁的喻文州才是所谓的小男朋友。

 

闻言对方眨了眨眼,一脸的不在意。「怎么,不是啊?那就改成安慰的抱抱好了……不过王杰希呀,你知道吗?你遇到高兴的事儿总是藏不住的。」

 

恰好他俩都还没系安全带,这个拥抱来得那么理所当然,喻文州轻轻搂着他,在耳边郑重地道了句恭喜,王杰希点了点头,觉得这个姿势有点不太好,要是这人还继续腻在他怀里,搞不好自己就真的想结结实实地亲他个够了。

 

所幸喻文州此刻特别安分,没有故意再捣乱,两人默默抱了好一会儿终于分开坐好,可哪还有去外面吃饭看夜景的心思呀,王杰希提议回家做晚餐,但惜家里没有什么食材了,喻文州便要带他去超市。

 

「今晚你做饭呢?」

 

「好啊,看你想吃什么,别挑太费时的,免得你等不及又喊饿。」喻文州对比着冷柜里的两盒牛排,中途颇为不屑地瞟了他一眼。

 

几年相处下来,他早就知道喻文州这个嘴刁的家伙实际上厨艺高超,可就是懒,从不介意将就着吃——虽然吧,王杰希对自己做家常菜的手艺还是挺自信的,不过自己手里一道菜到喻文州那儿却还可以画龙点睛,喻大厨偶尔开心了会露个两手,然而王杰希觉得比起吃,对方好像更享受做菜时的乐趣,以及看着自己一口一口地把那些佳肴吞到肚子里。

 

结婚后应该常常让他做饭!王杰希推着购物车走在后面,更加坚定了这种想法。

 

到家后王杰希拎着东西先下了车,他们买的东西并不算多,一个人就能拿完,毕竟整日飞来飞去,食材放久了不能用也是浪费,倒不如多跑几趟挑新鲜的来吃——这点喻大厨特别讲究,所以王杰希以前那个像是储存粮食过冬一般的买法很快就被淘汰掉了。

 

喻文州在地下车库停好车后,构思着菜式的搭配慢吞吞地搭上了电梯,王杰希留了一道门给他,掏钥匙的时候喻文州顿了顿,然后像是第一次使用般一条一条地辨认,再把正确的抽出来,刚准备插入钥匙孔,门就被打开了——

 

「太慢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

 

那人叹息般地说着,将他揽入怀中,喻文州还没搞清楚门是被怎么关好的,回过神来就已经夹在门板与王杰希之间了,噢泰戈尔那句诗怎么说的来着……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从浅浅的啄吻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触碰着唇瓣,额头相抵,呼吸交融彼此试探与撩*拨着,半垂的眼眸漾着无以言喻的温柔,修长灵巧的手指安安静静地置于颈后,而对方贴在腰上的手并不用力,却依旧充满了存在感,喻文州忍不住轻哼出声,不满似地诱*哄着,希望被索取怜爱。

 

两人对欲*望一向坦然而直接,王杰希陪他逛一趟超市也算是把耐心磨得七七八八了,这时便也毫不掩饰地回应他,喻文州今天在针织外衣里穿了件细条纹的衬衫,没有把下摆束入裤子里,于是要作乱的手指不费吹灰之力就触到了腰背,温热的手掌刷过微凉的皮肤,顺便使着力将这具身*体的主人送进温暖的胸膛,贴合着的下身难耐地磨*蹭着。

 

每次脱*掉王杰希的机师制服都让喻文州特别有成就感,对方下班时就换了件外套,除此以外都还是工作时的装束,即使堂而皇之地走在超市里恐怕也只有眼尖的人才能分辨出这身到底确切是个什么职业,而现在喻文州正用他漂亮的手指慢条斯理地拆着他的领带,然后是他的衣扣,一颗一颗地往下……解到皮带扣子的时候,他在唇与唇之间抢到了一丝空隙,低哑地问。

 

「你今晚是想看星星呢,还是看海豚呀?」

 

                                                ——TBC——

 

*我有特殊的调情技巧【揍

**那句诗的翻译:【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太久。】

评论(15)
热度(66)

© 薄荷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