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黄、王喻王、小卢中心、策轩。
just 一个刷全职发文用的马甲。请多指教。
关注、回复与看文多使用@Turkish Delight【什么都没有的主号2333

薄荷蜜

狭路相逢(王喻)番外2

尽量避免OOC,但还是好担心,各位如果要下手请轻一点(*/ω\*)

有肉,不适者请尽快退散!


番外2

 

喻文州打开门的时候,王杰希正在看今天的晚报,鼻梁上架着他从没见过的复古黑框眼镜,配上那副一丝不苟的表情,实在是有趣至极。喻文州像是发现稀有物种似地观察了他好一阵子,连鞋都差点忘了换。

 

坐在沙发上的人也就抖抖报纸继续任他上看下看,不多会儿终于等来了评价。「王杰希,我觉得我已经看到了你六十岁的模样。」

 

对方不在意地瞟了他一眼,心道自己早几年就已经从睡前泡脚这个习惯窥得了七十岁的喻文州,却还是还了句嘴。「你真看得到,那时我可要改戴老花镜了。」

 

「那你觉得我六十岁的时候,从这个距离,不借助眼镜还能看得清你吗?」喻文州歪了歪头,认真地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王杰希闻言放下报纸,看喻文州挽着脱下的西服外套走近,又在咫尺间停下弯腰,一双情眼半眯着用目光缠绕上自己——这个南方人长得并不惹眼,却很耐看,他的眼睫毛比一般人要长,衬得眼瞳柔情似水,尤其是似醉非醉的时候。

 

「怎么了,你今晚不是去同事的欢送会?」

 

「嗯……」喻文州应了一声,懒懒地躺到王杰希的旁边。「不小心听到了主角的一个事情,和你有关。」

 

其实也不算什么秘闻,归为往事更恰当,就在他俩分了的那段空窗期里,联盟总部有个姑娘倒追王杰希追得大方又热烈,而如今和喻文州同一个部门的她,也要辞职结婚做全职太太了,却不知道为什么在部门聚餐之后的KTV里,坐到角落里找喻文州聊起天来。

 

大概女孩子结婚前比较多愁善感,但是被迫成为听众的喻文州却是有些哭笑不得,这种事听了总要有些嫉妒的,到最后只好借故早退,还被罚了好几杯,一口气全灌下去整个人都有些晕晕的,神智却特别清醒,他一点也不想知道分手后对方的情况,那些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坐上的士的那一刻他特别不想见到王杰希,可是报了自家的住址又想起对方今天会过来,便也由得去了。如今见了这冤家倒没几分想象中的不适,王杰希也没想瞒他,平平淡淡地承认了是有这么一回事,让他一点醋也吃不起来,索性拿了换洗衣服进浴室。

 

只是这个澡洗的实在太久,让人都快怀疑他是不是在浴缸里睡着了,喻文州常年住单间没有洗澡锁门的习惯,王杰希在门外喊了两声没得到回答,便小心翼翼地打开门,里面的人趴在浴缸边这才爱理不理地看了他一眼。

 

「水都要凉了,还不起来。」王杰希走过去拉了他一把,扯过搁在洗手池旁的浴巾把他包起来,再拿起柔软的干毛巾绕过他的颈项帮忙擦头发,喻文州把湿漉漉的脑袋凑过去乖乖让他服务,无意间彼此的鼻子蹭到了一起,气氛恰到好处双唇相触吻起来便不管不顾了。

 

低领的居家服遮不住王杰希的锁骨,倒是方便了喻文州大快朵颐,牙齿落在上面的力道有些重,像极了生气时会咬人的奥菲利亚,可贴心的是咬完了之后又会舔舔你,告诉你听已经消气了,尤其是王杰希特别吃这一套,心下一片柔软,扣紧怀中人的腰不容抗拒地亲了回去。

 

有了那么点身高优势,这个角度去看喻文州总是可爱的,眼角被熏红的热气还没消下去,脸颊又泛起了一层粉色,除了浴巾什么都没穿的身体上还散发着沐浴露中微弱的橘子味道,甘甜而温暖的身躯上还有些水珠没擦掉,诱得人心猿意马。

 

王杰希拍拍他的手臂,推着他往外走,结果这不安分的走到半路又停下来索吻,王杰希被他撩得不行,便将他按到客厅的水族箱旁就地正法,喻文州早前来B市工作之余太无聊,便养起了热带鱼,买了一个偌大的玻璃水族缸回家,妙曼的水草间先后入住了接吻鱼、蓝神仙还有黑玛丽,夜晚把大灯关了看它们在水里追逐嬉戏也是种乐趣。

 

然而此间两人的动作蹭掉了喻文州绕在腰间的浴巾,可惜厅里的灯都熄掉了,不然王杰希就能把他一瞬间表现出来的怯情更清楚地收入眼中了。喻文州好像对在这个地方就范有点不太乐意,拒绝还没说出口就被王杰希一句想在这里做堵了回去,他被缠得没了脾气,只能在喘息间讪讪地坚持着。

 

「……嗯…这里、没套子…」

 

「谁跟你说我没有的。」

 

王杰希叼着他的耳垂笑,变魔术似的从身后的裤袋里摸出一枚小物件,自此喻文州只好搂着他彻底认栽。

 

低喘与呻吟在这个不大的厅房里荡漾开来,温热的掌心贴着胸口一路往下滑,寻不得规律的抚摸让喻文州颤抖得几乎站不稳,只能用双手握紧水族箱的边缘好借些力,细碎的吻慢悠悠地落在肩头和背部,王杰希几乎不怎么费劲就把手指送进了他下身的入口。

 

「洗那么久,还说你没有准备…」

 

「至少、嗯……不是为了在这里……哈啊——!」

 

喻文州抑制不住地叫了一声,一边痛恨起了王杰希灵巧的手指,一边又不得不感受到自己的器物在对方的另一只手里胀大了几分,前端变得更湿润了,他难耐地把身体往前倾,玻璃壁中的几尾小鱼停在水中好奇地看了看,没过一会儿又四散着游开了。

 

始终被吊着太难受,又或者是酒精的后劲此刻一下返上来,总之扭着腰催促对方快点进来这件事第二天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不过没关系,在这个时刻当事人受用就好了,王杰希托起他的臀部挺了进去,完全没入的感觉让双方都愉快地叹息起来。

 

而后抽动开始渐渐加快,激烈的深入与不舍的挽留拉锯着彼此的身体,好几次喻文州都腿软得快站不住,还好有王杰希在背后挽着把他扶起来,接着再深深进入那个只为他绽放的炙热世界里,喻文州侧着脸贴在水族箱的壁面上轻喘着,呵出的气蒙在玻璃上,遮住了一小部分浸在情欲中的表情,也隔断了一些小鱼的视线,而在高潮时王杰希捧着他的脸深吻的那一瞬,没有人注意到水中也有一对桃花色的鱼亲到了一块儿。

 

终于能够倒上床的喻文州也快成了脱水的鱼,把脸埋到枕头里就再也不想动作了,王杰希用矿泉水瓶敲了敲他的手臂,把喝剩一半的水递给他,要换成平时的喻文州一定会坐起来优雅斯文地喝,可是现在他也不在意那么多,接过水瓶仰头灌进喉咙里,毫不意外地漏了一些出来,沿着下巴滑落到脖子和胸前,再滴到深色的床单上。

 

身随心动,王杰希把他捞过来舔,舔着舔着就又蹿出火来,喻文州今晚特别敏感,一点点小动作都会有很大的反应,简直就像在湖中投了石子,快感一圈一圈地扩散开去。然后像是回应他早前在浴室里犯得案,王杰希开始在他身上留印子,胸膛、腰间、大腿内侧,专挑白皙而隐秘的地方咬,喻文州边逃边笑,不多时又被他拉回去定罪惩罚。

 

情动时王杰希要去床头柜摸套子的手却意外地被按住,喻文州搂着他的颈子亲了亲他惊讶的眼睛。「虽然会有点麻烦,但是偶尔也不想要那种东西…」

 

王杰希点了点头,和他交换了一个吻。他们从前交往的时候也没如此贴近过彼此,给予和接受都有所保留,那是一段安定惬意的距离,却总也好像少了些什么,如今从内到外都赤裸地贴在一起,笨拙激动的仿佛初尝欲情般可爱可怜,稚嫩而又弱小无助,只留下初生般的本能。

 

倘若真的要用一个什么词来形容此刻的感受,大概可以俗气地归纳为缘分吧,诞生与成长,相遇而相知,相爱,相守且相惜。

 

何其有幸。

 

折腾完第二次,喻文州是真的累了,眼皮都开始打架,王杰希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得给他一个解释,他当初拒绝那个倒追他的姑娘时也反问过自己为什么,毕竟对方各方面其实都挺合心意的,就算不想承认,即使那时已经看开了,喜欢和动心的感觉却不是那么容易抹去的。

 

可是,你又不来追我,那只好我千里迢迢来追你了。

 

喻文州实在困得不行,抬起手去捏他的鼻子嫌他啰嗦,只一句话就把他塞回去了。

 

所以现在我们可以睡觉了吗,亲爱的?

 

                                                                                                                                                                                                ——FIN——

 

深深觉得,炖肉的热情都是在过程中被消耗殆尽的,且行且珍惜【X

*科普一下,接吻鱼接吻是为了争夺地盘,而不是亲密的象征,不过虽然每天都用这种方式打打,但是性格很温和不会穷追猛打,这种像是小孩子间的小打小闹也萌萌哒!

评论(23)
热度(130)

© 薄荷蜜 | Powered by LOFTER